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央行加入到降息的行列之中,不出意外的话,在本月底的议息会议上,美联储也将降息,相应对于中国央行而言,其货币政策又将何去何从,就广被市场关注。今天据媒体报道,易纲行长已就此问题明确表示,不会跟随美联储降息,但同时会加快利率并轨进程,尤其是明确了并轨路径为“先贷款、后存款”。实际上,早在2002年末,央行就精确了利率市场化的路径为“先外币、后本币,先贷款、后存款,先长期大额,后短期小额”,可见利率并轨路径是有章可循的。

与2002年末相比,截止6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已升至187.6万亿,其中直接受存款利率影响的居民储蓄存款余额为78.4万亿,占比42%,比重较2002年末已下降了10个百分点,而且居民理财的行为也大幅提高,加之2015年10月24日起,央行已经放开一年期以上(不含一年期)定期存款的利率浮动上限。因此,我理解存款基准利率的保留,央行主要还是出于对通胀预期管理的需要。

2015年10月份,央行将存款基准利率降至历史最低位的1.5%,不仅低于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也低于2008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水平,要知道在两次危机期间,中国曾出现过短暂的通货紧缩,而2015年10至今年6月末,CPI同比涨幅均值为1.9%,其中食品同比涨幅均值为2.1%,期间CPI和食品价格的累计涨幅分别为7.2%和9.3%,所以与通胀实际累计涨幅和平均上涨水平相比,1.5%的存款利率显然是不高的。

截止6月末,社会融资余额为231.26万亿,其中人民币信贷余额为144.71万亿,占比68%,较2002年末下降了20个百分点,换而言之,下降的这20%融资除了直接融资分流之外,其余部分已经完全实现了市场化定价。伴随金融市场的发展和融资结构的变化,中国融资市场已经具备了取消贷款基准利率的条件。而在解决中小微实体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政策诉求之下,加之全球降息潮提供的窗口期,为央行“寓调控于改革”提供了可行之机。

不过贷款并轨,存款保留的并轨,相应不对称的利率政策势必会对商业银行体系的息差收入产生影响,银行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必将会尽力维护息差水平,从而影响到货币政策的传导;银行体系的分层刚刚开始,利率并轨客观上增加了市场变化的不确定性,诸如此类的因素,需要央行在利率并轨时考虑周全一些,尽量减少意外波动。 (作者系财经问题研究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