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保,变成养懒汉;自己辛辛苦苦工作、缴税,人家却在逍遥,这种事是社保机构和很多人都不愿意看到的。

今天已阅君要聊一件事:昨天“宁波发布”公号称,《宁波市人民政府关于修改〈宁波市最低生活保障办法〉的决定》已经公布,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

这个办法没修改几个字,却表达了一个鲜明的态度:坚决不养懒汉!

到底怎么一回事?已阅君要来聊聊。

哪里改了,怎么改?

这次修改中,最引人注意的是三十一条。

这条原来是这么规定的:

“最低生活保障家庭中法定劳动年龄内有劳动能力但未就业的成员,应当接受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等部门的就业推荐。无正当理由,在六个月内连续三次拒绝接受推荐的与其健康状况、劳动能力等相适应工作的,民政部门应当决定减发或者停发其本人的最低生活保障金。”

条文为了严谨,常常会写得比较拗口。

要是口语化一点,这条规定原来的意思是:如果有人有劳动能力,却没就业,又吃低保,在六个月内,如果连续三次拒绝接受介绍的与其健康状况、劳动能力等相适应的工作,却没有正当理由,就要减发或停发低保金。

这次修改,把“连续三次”前的“在六个月内”去掉了。

表面上看,只是在时间限制上做了点修改,只改了四个字,体现出来的意味却大不相同。

这次修改,发出明确信号!

宁波原先这条规定,在现实中有点难操作,可能会带来诸多问题:

比如说,在三个月甚至更短时间内,就连续三次拒绝介绍工作了,是不是要等六个月后,才能按照这一条,取消或减少此人的低保金?

再比如说,此人连续三次拒绝介绍工作,时间却跨过了六个月,又该怎么办,是要从头算起,还是用其它办法?

久而久之,可能会在人们中形成这么一种印象:只要获得低保,最少可吃六个月。

这就和低保的目的背道而驰了。

结果可能会变成虽然没有长时间地“养懒汉”,但至少在六个月,可能更长一段时间内,还是在“养懒汉”。

宁波的低保办法这次删去“在六个月内”,就是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低保只保障那些需要保障的人,坚决不养懒汉!

不管多长期限,只要有劳动能力,却又没有正当理由,连续三次拒绝接受和他健康状况、劳动能力等相适应的工作推荐,将被取消或减少低保!

提供公共产品,要注意这事!

聊到这里,问题就来了:不管是“在六个月内连续三次”,还是“连续三次”,都和“推荐介绍工作”有关。

在防止“养懒汉”这件事上,为什么推荐介绍工作这么重要?

从美国影视片谈起。

美国二战题材的影视片中,常会看到这样的镜头:美国大兵掏出一大块巧克力,给战区的儿童吃,孩子一边吃,一边露出天使般的笑容。

美剧《兄弟连》的相关镜头

如果你知道这块巧克力就是军史上大名鼎鼎的“D口粮”,恐怕想法就会不同了。

“D口粮”既不香又不甜,吃起来的味道像锯末;它还不遇热即化,进到嘴里还是硬得要命,只能拼命用牙啃、甚至要用刀刮,吃下它大约要花30分钟。

但诡异的是:它的价格,居然比普通巧克力贵很多!这又是为什么呢?

原来二战刚开始打时,美军发的军粮巧克力是日常吃的那种,但很快后勤官们发现:因为香甜可口,士兵们拿到军粮后,会拿它们当零食,没多久就吃光,进行战斗、体力消耗大,正需要补充能量时,不少士兵们却在饿肚子。

所以,美军专门要求厂商特制了这种巧克力,要求就是味道足够难吃,士兵们除非真的饿了,否则就不会想到吃它。既然是特制的,那价钱自然要更贵一些。

历史上真正吃到这种巧克力的孩子,想必不会觉得它们好吃。

但效果却以一种异乎寻常的方式达到了:好吃的巧克力,会导致士兵饿肚子;而难吃的巧克力,却能使士兵不饿肚子。

行政管理学的相关理论,可以解释清楚这种现象:“D口粮”如果算政府提供的公共产品的话,那士兵们进行战斗、体力消耗大,正需要补充能量时吃这个口粮,就是政府希望获得的最大化收益。如果这种巧克力太好吃,被士兵闲暇时当零食吃掉,以至于战斗时饿肚子,就说明这种公共产品在收益方面效率低下。

政府提供公共产品,最忌讳效率低下,而解决之道则是类似美军特制“D口粮”,给吃巧克力这个行为设置一定的门槛。

最低生活保障也是种公共产品,它以提高社会整体福利为目的。让最需要帮助的、最符合低保标准的人得到帮助,就是政府提供这种公共产品所希望获得的收益最大化。为了保证效率不低下,它也要设置一定的门槛,将最需要帮助的、最符合低保标准的人筛选出来,使低保不被滥用,否则就有可能沦为“养懒汉”。

还可以考虑这一招

聊到这里,应该就更能理解在防止低保“养懒汉”方面,介绍推荐工作所能起的作用了。

它在本质上,其实也是一种门槛。

对低保金打“歪主意”的,主要是两种人:一种叫懒汉,什么都不想干,就是准备等靠要;还有一种是假低保户。

低保金的特点是:以现在的生活标准,低保金金额并不多。一个家庭光凭低保金,刨去吃饭住房花销,基本上没多少剩余。

对真需要它的人,是生死一线的雪中送炭。

对假需要它的人,低保金就算搞到手,也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且这朵花还不大。

这种情况下,就能体现出推荐介绍工作的人员甄别作用了:有劳动能力,几次介绍工作却不去,又没有正当理由,这人要么是懒汉,要么是来骗低保金的,他们实际上有工作,所以脱不开身。

但这一招还不足以完全防止“养懒汉”:因为介绍工作,必须与被介绍者的“健康状况、劳动能力等相适应”,这方面标准很难细化,更难量化。

要是相关部门介绍推荐了工作,对方推说不会,相关部门和工作人员很难证明对方说的是实话,还是假话。就算对方拒绝,所采取的后续措施也会很无力。

所以还需要别的门槛来搭配使用。

这就不得不提到另一招:对有劳动能力又吃低保的,相关部门或社区应该隔段时间,给他们安排一定量的公益性工作,拒绝超过一定次数,就减少或取消低保金。

有些工作可能真的不会干,但扫街、捡公园里的烟头之类的事,总会的吧?

这并不是人手实在紧缺,真非要他们去干这类事不可,而是安排到一定次数后,懒汉或那些有经济来源、只是没工作的人,心里就会衡量:吃个低保还是免不了要干活,到手的钱又没多少,还不如找个工作算了;那些假装没工作的人,他们很难频繁请假,也会因此露馅。

已阅君这里要提个建议:在介绍工作方面发出明确信号的同时,在怎么安排公益性工作上,也可以考虑怎么再多下点功夫。

总而言之,就是一个出发点:绝不能让老百姓辛辛苦苦工作,认认真真缴纳的税款,变成“养懒汉”!

(文章来源:浙江新闻网)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