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价4.9元的宜家钥匙链被炒至千元以上;supreme开季免费赠送的玩具伞兵十多个小时内从50元涨至2200元;优衣库联名款哆啦A梦公仔价格则飙升10倍以上,从200元炒到了2000元以上……

最近,潮流交易平台nice APP因平台内多款单品在闪购模式下价格飙升一事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

9月27日,nice发布公告称将全面整顿炒卖行为。该平台发布的《nice好货对部分用户违规买卖处理办法公告》中提到,针对9月25日、26日,个别商品的闪购价格出现不合理波动,如宜家钥匙链、哆啦A梦公仔、supreme伞兵配件等。经平台调查发现,少量用户利用活动规则,恶意哄抬闪购价格,恶意传播违规煽动性内容。

公告指出,违规行为包括建立小号、自卖自买;恶意刷单数次后取消,制造虚假火热气氛;持续锁单、纯薅满减折扣、申请小号,刷不实成交记录等。目前,nice已将涉及违规操作的用户账号全部封禁,并关闭该商品的闪购转售功能。

公告还指出,即日起nice展开对平台中炒卖行为的全面整顿,其中包括下线并关停成交曲线、涨幅榜、销量榜,清理社区中引导、煽动炒鞋的内容和评论,陆续排查成交记录,打击恶意炒卖行为。

nice的回应可谓迅速及时,此举也引起了舆论的高度关注,还曾上了热搜。但仅隔一天,就有媒体质疑称,nice上相应的一些闪购活动依然存在,“云炒鞋”行为并未停止。

公开资料显示,nice最初是一款图片社交软件,但从2018年开始转型定位于“潮人社区+ 交易平台”,目前已成为围绕球鞋、潮流与时尚生活构建的社区与转卖平台,并已获得D轮融资。但nice在推出闪购模式后,便备受质疑。

这是为何?

近年来,随着一些知名球鞋品牌打出联名、定制、限量的宣传口号,鞋子的溢价空间变得更高,炒鞋便变成了部分年轻人的一种时尚和获利新渠道。彼时,炒鞋之风虽然很大,但并不猛烈。但当闪购模出现式后,炒鞋开始脱实向虚变成“云炒鞋”,炒鞋之风开始变成飓风。

据悉,在nice闪购模式下,商品售出后就被视为交易完成,如果用户想要再次出售该商品,直接在平台上选择出售即可,不需要完成出库、物流、再次入库的流程,这样简化了转卖流程,甚至不用买家验货就可以再次售卖。也就是说,交易只需“云操作”即可。这样,庄家可通过扫货、锁单等手段再次高价出售,由此制造交易火爆的假象,就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而近日出现的宜家钥匙链、哆啦A梦公仔、supreme伞兵配件价格并疯炒一事,不过是“云炒鞋”的翻版,只不过这次炒的太过火。

正在大批参与者想着再涨一点就解套的时候,当天傍晚nice官方突然关闭价格走势、销售记录以及评论,并紧急发布公告,严厉斥责了炒作商品、操纵市场的行为,禁封了68个违规账号,同时也提前关停了为期7天的优惠活动。

在nice官方的一系列回应后,价格虚高的单品应声直线下跌,截至目前宜家钥匙扣最低售价跌至2元、伞兵玩具售价仅在53元,其它涉事商品也回归至正常价格。

因此,这也难怪有消费者质疑nice 9月24日开始的闪购满减活动其实在借此冲GMV和增加收入,然后以鞋穿不炒的名义关闭相关商品闪购,使高价接盘者无法出货。

不过此后,nice也针对24日开始的活动发布了回购政策,“以nice官方名义陆续回购9月24日至26日的买卖中设计到违规和不正常价格交易的闪购商品”。但仍有一些消费者质疑,nice回购方案存在漏洞,导致没有过闪购记录的价格异常商品无法回购。

另外,针对“云炒鞋”,有关专家指出,线上环节中买卖双方都是在无实物的情况下进行交易,卖家通过差价赚取收益,这类平台实际上将球鞋这类商品逐步转变为金融产品,这可能会涉及到企业需在线上球鞋交易市场中加入金融监管的问题。

现如今,越来越多的人也认识到,“云炒鞋”不过是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那些没有金融风险意识的参与者很可能沦为被割的韭菜。

对于nice平台而言,虽然其创始人曾公开承认其是炒鞋平台。据媒体报道,nice创始人兼CEO周首在今年5月的一场直播中直言:“赚钱是必须的,谁炒鞋不赚钱呢?只要你炒鞋,你就想赚钱,今天中国的球鞋文化不是那么健康,虽然我们nice是个炒鞋平台,说白了是一个炒鞋平台,我们上面卖了那么多AJ和椰子,所谓的AJ和椰子炒作风行,我们相信我们平台是有责任的,但我不认为这是错的,虽然我认为市场上不能只有炒鞋一种声音。”

但毋庸置疑的是,随着监管的可能跟进、消费者认知水平的提高以及越来越多的舆论质疑,靠炒鞋这条路根本行不通,靠“云炒鞋”更行不通。nice的明智之举便是踏踏实实提供好的潮牌商品和服务,满足潮流爱好者的需求,成为名副其实的“潮人社区+ 交易平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