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财经讯 11月2日消息,2019我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年会11月2日在京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高培勇出席并发表主题演讲。

高培勇表示,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背景条件下,我们强调经济运行当中的主要矛盾是结构问题,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这意味着什么?在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要以对结构问题的关注替代对总量问题的关注,对供给侧的关注,替代对需求侧的关注。当我用替代的时候并非说前者不要了,而是说他位置的一种替代,我们任何事情两方面都很重要,当两个问题放在一起的时候总得有个先后的过程,是位置的替代。即便做不了位置替代,我还想说你起码做一个加法,在考虑总量问题、需求侧问题的时候也要把视野拓展到结构问题和供给侧的问题。

以下为演讲实录:

高培勇:尊敬的各位专家、女士们、先生们,大家上午好!

从这两天大家学习四中全会公报的内容来看,可以注意到,四中全会围绕着经济领域的制度建设做了两个方面的高度概括,标题就是: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而且对这两方面的内容,都分别做了高度的刻划。

当谈到坚持和完善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的时候,大家可以注意到,它讲的是“三位一体”。第一层次是所有制,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第二层次是分配,按劳分配为主体,多种分配形式共存。第三层面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强调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与市场经济的有机结合。在我的记忆当中,这是从中央文献的层面,第一次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做出高度概括。

当谈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时候,也是从三个方面做表述:第一,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第二,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第三,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

上述的这些内容,应当说大家耳熟能详,但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建设的意义上,特别是从经济领域的制度建设的意义上,做出这样一种高度的概括,我们可能要有一个深刻理解、精准把握的过程。所以我想,对于财富管理,对于经济工作而言,尽管我们面临的问题千头万绪,但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一项非常具有基础意义的事情,就是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对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能够在深刻把握的基础之上,做出我们精准的判断。

鉴于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是一个非常庞大的话题,而且今天的论题主要是经济高质量发展,我想围绕后一个话题,谈点个人看法。

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提出已经有将近两年的时间。至今,大家已经从各个方面给予了阐释,但是在多方面阐释基础上,要对经济高质量发展,围绕着四中全会的文件,做出进一步的高度概括,有三个方面的问题,可能要给予充分的注意。这三个方面的问题,实际上都是建立在经济高质量发展是相对于经济高速度增长的比较分析的基础上所提出的。为了能够精确地理解经济高质量发展,从教研的角度,我的建议是要坚持比较分析,在比较的意义上,把两者严格地区分开来,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能做除法是最好的,即便做不了除法,也要做加法。

比如说,在四中全会文件当中首先提到的是新发展理念,新发展理念无疑是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思想,当谈到新发展理念的时候,我建议大家要对照旧的发展理念,因为它是一个相对的概念,旧的发展理念是什么?我们说以往经济工作和财富管理工作最关注的无非是两件事,一是规模,二是速度。 经济工作围绕GDP的规模和GDP的增速转,这是我们传统的一种思维方式,当谈到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时候,你要做一个替代,拿什么替代规模和速度?在新发展理念中明确提出,要以效益和质量去替代规模和速度。当然那是要遵循创新、协调、绿色、共享、开放,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替代,在这个过程当中即便我发现有学者提出我们是转向经济高质量发展,不是转入经济高质量发展,咬文嚼字的时候说,我们做不了这种替代,不能马上做这种替代,怎么办?至少要做一道加法,你在追求规模和速度的同时,要兼容质量和效益,而且在这个过程当中要逐步的把质量和效益放在规模和增速之前。我们说这是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层含义。

第二,在经济运行的过程当中我们以往最关注的是什么问题?无非是总量问题和需求侧的问题,我们一般是关注的这方面的东西。在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背景条件下我们强调经济运行当中的主要矛盾是结构问题,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这意味着什么?在经济高质量发展阶段,我们要以对结构问题的关注替代对总量问题的关注,对供给侧的关注,替代对需求侧的关注,当我用替代的时候并非说前者不要了,而是说他位置的一种替代,我们任何事情两方面都很重要,当两个问题放在一起的时候总得有个先后的过程,是位置的替代。即便做不了位置替代,我还想说你起码做一个加法,在考虑总量问题、需求侧问题的时候也要把事业拓展到结构问题和供给侧的问题。

第三,宏观政策。当谈到宏观政策的时候,我们立刻会想到我们以往宏观经济政策的主线是什么?需求管理,需求管理我们是理解的应当说是比较深入的,无非就是站在需求侧,紧盯需求总量,搞对冲性的逆向调节以实现短期的平衡,而且所用的手段主要是政策调整,现在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而且在很多场合都讲过这个问题,供给侧结构改革是对需求管理的颠覆性调整和方向性的改变。无非是做一个转换:第一要从需求侧移动到供给侧,第二关注的需求总量的问题现在更多的要关注的是供给结构的问题,第三原来着眼的短期的对冲调节现在要关注经济长期的发展,第四原来主要用的是政策调节,现在更多的立足于改革形的,通过制度调整,通过制度变革的办法实现你的目标。这个过程当中我也说做不了除法也要做加法,起码在我们的心目中要注意,除了需求管理这条政策之外,你还有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政策也在其中,不能只说只记得需求管理不记得供给侧结构改革,而且按照四中全会文件的要求,供给侧结构改革是主线。

当我们对经济的高质量发展做了上述的这样一种高度概括之后,在当前其实我们所需要注意的问题,我想就是不言而喻的。我觉得值得提出的至少有如下三个方面的问题和经济工作有关,和财富管理有关。

第一,对症下药。刚才几位领导都讲了,经济持续下行,特别是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非常之大,国内经济下行的压力非常之大,面对这样一个复杂严峻的形势,我们将怎么去做,需要注意到,经济下行源于多方面因素的交互作用,不仅仅是总量问题的作用,不仅仅是需求方面的作用,是多种矛盾多种因素交织在一起结果,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千万要注意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包治百病的万用良药,只能是一把钥匙开一把锁,对于总量问题需求侧的问题我们可以用扩大需求扩大内需的办法去对冲,但是对于非周期性的因素,比如说体制性的问题、比如说结构性的问题,长期性的问题,你操作有对冲需求的办法,扩大需求的办法是无济于事的,因此对症下药非常之重要。

第二,切忌惯性思维。因为我们在高速增长的环境当中浸泡的时间太久太久,我们不管在实践上还是在理论上对于那样一种行为的方式和政策的依据已经是烂熟于心,甚至说遇到问题第一个闪现在脑子中的东西都是过去30、40年中反复操练的东西,面对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环境新形势必须注意,不能用老办法来面对新问题,用传统的观念来看待当前的形势。能够有意识的告别传统思维,对于我们来讲不仅意义非常重大,可能是一个及其痛苦的过程,但是这道关必须要过。

第三,要注意区分矛盾的主次和政策线索的主次。当多个方面的矛盾一并走来,共同造成了经济下行压力的时候,我们必须做一件事,给他们排排序,哪个是第一、哪个是第二,哪个是抓住了它就可以牵动全局,当我们面对多个政策选择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我们也得看看哪个是主要哪个是次要,抓住主线索能不能把其他方面的线索牵动起来。

新浪声明:所有会议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阅,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