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抖音发布了针对违规直播账号和内容的专项整治公告,公告称对未成年人参与直播打赏的行为,抖音表示未经监护人允许的未成年人打赏一经核实予以全额退款,引诱未成年人充值打赏涉及违法犯罪的主播将移交公安机关处理。然而,这个公告的发出并未得到用户认可,反而有相关人士表示这是抖音的“公关说辞”。

事实上,让抖音再次强调“未成年人打赏全额退款”的政策,起因是一条名为“一线护士10岁儿子打赏主播10万元”的新闻。这条新闻经由梨视频、新浪科技等官方媒体发布,引发了一众用户的关注。在官媒下方评论中,有很多用户表示:“支持退回,不要让一线人员寒了心。”

image.png

抖音也确实在2月24日当天退还了这10万,但不排除是迫于媒体的舆论压力:因为这件未成年人打款事件原本发生在1月29日至2月2日,而到实际退款完成已经过去了将近一个月。而这种迫于舆论压力退款的案例,并非这一起,早在去年6月抖音就因《沧州日报》的正式报道,退还了一笔1万6的打赏,而这笔打赏缘起于5月份,也是差不多1个月之隔。

不得不说,这两起案例中的当事人和家庭是幸运,因为更多的未成年人打赏问题,到目前为止仍然悬而未决。查阅黑猫投诉和聚投诉发现,有很多相似事件的投诉。就拿最近的疫情期间来说,未成年人在抖音上斥“巨资”打赏直播的行为比比皆是,家长们苦于与抖音客服沟通无果,纷纷到各类投诉网站上投诉举报。但从处理流程来看,到目前大多还处于“处理中”的无尽等待状态。

image.png

甚至还有家长是于2月初发起的投诉,涉嫌金额超1万元,家长无法联系到抖音客服转而投向网站,但目前这一单还只是处于“已跟进”的状态。

image.png

所以,抖音退还未成年人巨额打赏,是执行“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政策?在媒体和大V报道之后的事件会积极执行,而没有曝光渠道只能通过投诉网站发声的,则只能默默等待幸运降临?

翻阅以往媒体报道发现,抖音“退全款”的政策早早就已经颁布。早在2018年7月,抖音在其推出的“向日葵计划”中就明确表示:将开启升级后的全新青少年模式,未成年人在使用抖音时将无法直播、充值、打赏、提现。此外,抖音还明确承诺,对于未成年人充值的情况,如果家长发现后存在异议,一经核实将全额退还。但在该政策颁布之后,未成年人在抖音巨额打赏的行为依旧频发。

今年1月,《浙江新闻》爆出,一名台州的11岁女娃打赏抖音主播“第五人格茶茶”,七天就花掉了将近5万块,据称,这笔钱是爷爷打了一年苦工攒下来的,眼下全被拿去打赏,爷爷心疼得不行。事后女娃还给主播私信过,表示自己是未成年人要求退钱,但主播并没有回复,浙江新闻的记者也多次拨打抖音平台的投诉热线,但无人接通。

image.png

去年7月,《合肥晚报》报道,家住上海的康先生在5月份的时候外出聚餐,怕孩子无聊就把手机给他了,没想到3个小时过去,家长发现手机里有10多条银行扣款短信,加起来有5万7千元。最后,康先生发现,是儿子在观看抖音游戏直播时打赏主播花掉了五万多,目前这个投诉暂时还未得到抖音官方回复。

类似案例数不胜数,而大部分都投诉无门、处理无望。而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防止未成年人在网络上受到各方面的伤害,去年10月《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中专门增设了对未成年的“网络保护”。草案规定,网络产品和服务提供者应当结合本单位提供的未成年人相关服务,建立便捷的举报渠道,通过显著方式公示举报途径和举报方法,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职人员,及时受理并处置相关举报。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类似这种针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措施必定会愈加严格和完善,而如果再像之前那样只是做做表面功夫的平台,估计在前方等待的就是政府部门的监管和惩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