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S已经过了17年,我们一度当做是偶然事件,并没有坚持一直进行观察和研究的工作,所以这次还是没有准备,还是准备不够。”在今天(3月18日)召开的广州市第46场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上,钟南山院士这样说。

对于接下来的防疫工作,钟南山称,冠状病毒并非一次感染终生免疫,不能靠所谓集体免疫解决问题,下一步需要生产出有效的疫苗,需要国际合作。

以下为钟南山院士会上发言整理

不能靠所谓集体免疫解决问题

这段时间以来,我们学到了如何对新冠病毒进行防控,高传染性疾病都有指数系数的爆发期,新冠病毒的平均传播系数接近3,是非常高的。病毒大爆发带来了很多问题,包括病房、医护人员的缺口等等。我们学到了联防联控的预防,从源头预防,是最古老但有效的方法。

往后很重要的是,不能靠集体免疫解决问题,冠状病毒并非一次感染终生免疫,现在还没有这种证据。所以,下一步我们要生产出有效的疫苗,需要很好的国际合作。

SARS已过去17年,这次还是准备不够

本世纪已经产生了三次冠状病毒时间。一次是2003年的SARS,一次是2015年的MERS,再有就是今年的COVID-19。冠状病毒有很强的传染性,这三种冠状病毒比较来看,致死率SARS是10%,MERS是30%,目前的新冠病毒大概在2-3%左右。

这个病毒的特点,它确实是新的,而且有很强的传染性,我们现在很多东西还不懂。SARS已经过了17年,我们一度当做是偶然事件,并没有坚持一直进行观察和研究的工作,所以这次还是没有准备,还是准备不够。

目前为止没有特异性治疗药物

目前为止,我们对新冠肺炎的了解有:1.新冠肺炎具有很高的传染性,比SARS、MERS都高,且死亡率高于流感。2.传染还是主要通过呼吸道传播,但不限于呼吸道传染,还有经过污染物和从污染物吸入,包括粪便等。3.到现在为止没有有效的、特异性针对的治疗药物。4.新冠肺炎一旦发展到危重症,治疗会非常困难。

输入病例的感染性很强

虽然目前IgM等抗体检测也有了,可作为一个很好的补充检测办法,但作用为主要的筛查方法还不够,对输入病例还是要做核酸检测。输入病例的感染性很强,一点都不能放松,对高发国家第一波输入病人,不要看症状,而是要检查。

新冠肺炎国外病例估计还要增加

我们同其他国家进行交流得到了很好的回应,也从别的国家那里获得了很好的意见,比如重症病人粘液很多,能否用一种雾化的方式进行缓解,这都是非常好的建议,未来会进行尝试。这个病看起来不像SARS主要在中国,新冠肺炎国外病例已经11万5千多了,估计还要增加。我已经注意到很多国家已经开始改变战略,互相交流可以减少别的国家走弯路。

不要等到有症状才干预

目前采用比较多的还是上游防控,及时发现、检测、隔离是非常重要的。中国对确诊病例的密切接触者都进行了隔离,我觉得欧洲是否也可以做好这项工作。目前新冠病毒的“震中”在欧洲,特别是意大利,最好采取更积极的办法,不要等到有症状了才干预,而是更早地控制,等到疫情越来越大就更困难防控了。

医护人员防护极为重要

救治病人同时如何保护自己?医护人员要做自我防护,就像每次坐飞机空姐都有报告,如果出现紧急情况,吸氧面罩掉下来第一步是自己戴面罩,疫情防控也是一个道理,要做好对自己的防护,才能做好对别人的防护。

在武汉,由于一开始不认识,防护意识不够,防护设备不足,所以导致比较多医护人员被感染,据统计差不多3000多例,这导致了一开始的被动。医护人员是很大的防线,医护人员倒下对救治力量影响很大。所幸,其他的省市并没有失手,所以中国能组织4万多人去武汉支持,支持的医护人员都没有受到感染。医护人员防护极为重要,我们对自我防护首先要做到,这样才能支持别人。

封面、导语图来源:广州市第46场疫情防控新闻通气会直播画面截图

责任编辑:刘万里 SF014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