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雷军“赌”来第四家上市公司,金山云能赢得淘汰赛吗?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文丨《中国企业家》记者 王雷生

过去八年,雷军用自己的判断为金山云“赌”对了一条路,未来八年,面对竞争日益激烈的公有云市场,金山云将会给雷军一个怎样的答案?

如果“All in”是一种“赌”的姿态,雷军又“赌”对了一次。

北京时间5月8日晚,金山云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雷军拥有了金山软件(2007年港交所上市)、小米集团(2018年港交所上市)、金山办公(2019年科创板上市)之后第四家上市公司。

这是瑞幸造假丑闻后中概股的首场IPO大考,更大的背景是,新冠肺炎疫情已引发美股多次跳水。不过,IPO首日的表现让雷军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金山云在北京时间21点30分正式开盘,2小时40分竞价后开始交易,开盘价达到20.73美元,较发行价17美元上涨约22%,收盘时,涨幅放大至40.24%,总市值达到47.74亿美元。

就在敲钟前两小时,雷军以金山集团董事长的身份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在这封公开信中,雷军将金山云的历程视为“一个敢想并且敢All in的故事”,从2011年他正式回归曾经任职15年的金山集团,雷军就和团队做出了一个决策,“All in云服务。只有‘向死而生’的决心和勇气,只有All in,才有机会胜出”。

如果可以将上市视为阶段性的“胜出”,八年前动员管理层All in决定的雷军毫无疑问赢下了一局。

不过,这场“赌局”还未结束。八年间,有人离开,也有人带着更多筹码进来,牌桌上的局势愈加险恶。

同样是在5月8日,国际数据公司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19下半年)跟踪》报告显示,阿里云、腾讯云、中国电信天翼云、华为、AWS位居IaaS+PaaS及IaaS市场前五,而金山云等公司则统一被归为“其他”。

在记者的提问中,少不了金山云如何与阿里云、腾讯云等巨头进行竞争。要知道,阿里、腾讯、华为等诸多巨头都把云计算与智能产业列为公司重要发展战略,并在人力、资金甚至组织架构上予以相当大的资源倾斜,在金山云所在的IaaS领域,巨头化的趋势已经非常明显。

苏宁云、美团云等在最近相继离场,它们背后的“靠山”不可谓不强大。与此同时,UCloud优刻得1月登陆科创板,QingCloud青云也向科创板递交了招股说明书,各家都在寻求壮大自己面对竞争时的力量。

在雷军看来,在如今“竞争格局基本已经稳定”的情况下,下一阶段是“进一步的淘汰赛”,雷军给出金山云在“残酷的竞争中”取胜的密匙是“专注和坚持”。

如果说,过去八年,雷军用自己的判断为金山云“赌”对了一条路,那么在未来八年,金山云将给雷军一个怎样的答案?

险些以为“黄掉”的IPO

雷军一度以为金山云的IPO计划要黄了,这让他非常忐忑。

4月17日,金山云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拟在纳斯达克上市。但到了4月底,雷军还与金山云的董事们开了一个长时间的会议,讨论是否进行路演。

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雷军表示,决定上市前,他和其他人问了一圈投资人现在是不是好的时机,得到的答案是“不用等”,这才下定决心,并在5月以视频的方式进行了4天的网上路演。

“非常不走运。”在昨晚的发布会现场,金山云CEO王育林感叹。

眼下对于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而言的确不是好日子。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蔓延,沙特又在此间发动石油战争,致使美国股市出现史诗级暴跌。更为雪上加霜的是,4月2日,瑞幸咖啡自曝财务造假丑闻,各种不利消息不断叠加,中概股受到前所未有的质疑。

尽管投资机构参与的热情很高,但王育林仍然明显察觉到不一样的气氛:“比如说投行、一些投资基金,还是有压力。有一些他们参与项目对未来的风险把控可能也会更加审慎。”

这的确让雷军和金山云始料未及。

金山云的拆分正式公布于2019年11月14日。当时以WPS为核心的金山办公即将登陆科创板,在港股上市的金山软件决心再把金山云拆出来独立上市融资。当年12月20日,金山云按保密基准,向美国证交会递交可能进行首次公开发售的注册声明草拟本,正式决定在美国上市。

一个月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资本市场出现剧烈动荡。

雷军的“All in”与10亿美元

2014年8月,金山软件召开了一场持续19个小时的年中业务总结会,总结过往三年的业绩,对公司未来三年业务规划进行讨论。最终达成共识——在未来三年中,金山要重点发展云服务,投入资金规模约为10亿美元。

当年10月,金山软件董事会召开。有董事会成员对这一巨额投入计划心存担忧,要知道当年金山软件归属股东净利润还不到7.7亿元,10亿美元投入意味着将过去多年的利润全部投入。

“真的要投入10亿美金吗?”对董事会成员的问题,雷军给的答案是,“如果没有10亿美金的准备和决心,这一仗赢不了。”在雷军的说服下,金山软件董事会批准了投资计划。

2014年12月,金山软件、小米科技联合向世纪互联注资近2.3亿美元,同时对外界表示,未来3~5年内,金山将会向云业务进行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

雷军其实早已把目光盯在云计算上。

2007年12月,金山软件上市后不久,在金山工作了15年的雷军决定“退休”,转型天使投资人。随后的三年,他对于大趋势与潮流发展的理解更为深刻。

2010年4月,雷军决定创办小米。同样是在这一年年中,外界开始盛传的“雷军将回归金山软件”的消息,也在2011年7月正式被确认。

“劳模”雷军此时一边带领小米创业,一边力图让金山再回青春。

雷军重回金山不久,2011年11月,他就找来原微软高管张宏江任金山软件CEO,随即金山提出向移动互联网全面转型。彼时他就有了发展云计算的想法。

当时,云计算在中国已经轻泛微澜,阿里2009年启动云计算业务;2010年马云、马化腾和李彦宏出现了云计算是不是“新瓶装旧酒”的争论;2012年前后,一批云计算公司成立,腾讯等大公司也开始对云计算投入更多精力。

在雷军和张宏江的梳理下,金山软件被整合成“3+1”的架构,“3”指金山办公(WPS)+金山游戏(西山居)+金山网络(现为猎豹移动),而“1”就是金山云,由张宏江直接负责。

2012年1月,金山软件拆分出金山快盘业务,成立金山云。经过几年发展,到2014年时金山云已经形成存储平台、快盘企业版、快盘个人版三大板块业务。在分析快盘个人版难以盈利之后,2014年9月,也就是那场漫长且重要的业务总结会后不久,快盘个人版被出售给了迅雷。

事实上,重注押向云计算,也来自于雷军在小米身上看到了数据的爆发性增长。2014年底他透露,小米的服务器存储了241亿张照片,每天新增9000万张;视频有2.74亿段,每天新增210万段视频。最高的一天,会新增380TB数据。而到2015年底,小米每天会产生1PB数据,而每PB数据每年的维护成本约200万~300万元。这都需要有云计算提供支撑。

在金山云的发展中,小米、猎豹移动等相关的企业为它提供了不少支持。小米除了直接以股权投资等形式投入资金外,还在业务上进行了深度捆绑。2014年,作为金山云最大客户,小米贡献的营收在金山云总营收中甚至高达80%。

此后几年,随着金山云其他客户的开拓,小米贡献的比例呈现逐年下降,到2017年底,小米的营收占比约为25%。“到2019年,这个数字降至14%。

在对外的宣传资料中,金山云表示,金山云服务了90%的视频和游戏行业的头部客户,视频行业TOP20全部用金山云。这成为它起家且优势最大的行业。

中国公有云市场巨大且一直快速增长。据IDC发布的2019年半年报预测显示, 2019~2023年中国公有云IaaS年均复合增长率将达46%,预计到2023年中国IaaS市场规模将达到2087亿元人民币。

雷军素以风口论而著称,他将云计算称为“台风口”,可见他对金山云的看好与重视,面对烧钱的质疑时,雷军曾表示“今天的互联网是守不住的,只能一直往前冲。想要不被巨头挤掉,就要比狠、敢烧钱才能活下去”。

“金山云上市对我来说是梦想成真。”上市当夜,雷军毫不掩饰他对金山云上市的肯定。不过,金山云似乎还没有完全达到雷军的预期。

淘汰赛

在2014年底接受采访时,雷军说道,“云服务和互联网不同,作为基础服务,中国需要三家到五家,我们不一定要是第一,但是我们一定要待在前三、前五名。”

在金山云发力后的两年后,IDC的数据显示,2016年金山云营收为0.87亿美元,市场份额是6.02%,距离排名第三的腾讯的7.34%市占率并不遥远。不过,随后几年,金山不断掉队,不仅和腾讯的距离越来越远,还被其他选手所超越。

IDC数据显示,2019年下半年阿里云、腾讯云、中国电信天翼云、华为云和AWS位居前五,金山云没能实现停留在前五的目标。这就需要它更加大力度地向行业进行开拓。

在此时上市,还有些不得不去面对的问题摆在金山云的面前。

首先就是行业的构成。

从营收构成上来看,金山云绝大部分收入来自公共云服务。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云服务收入分别为12亿元、21.1亿元和34.6亿元,分别占当年收入比例为97.3%、95.1%和87.4%。

而在这其中,金山云尤其以游戏、视频行业为重点优势。雷军也表示:“大的市场比不了巨头,金山云不能干大而全,而是专注头部客户,以及垂直领域能不能放在几个关键点上,比如游戏云、视频云等,走差异化的路线。”

一位云计算业内人士对《中国企业家》表示,腾讯、UCloud也在发力游戏、视频这两个业务,尤其腾讯作为中国游戏和视频领域的领先企业,在动员企业使用腾讯云上有独特优势,不过现在大家更多是把目光放在增量而非存量市场,尚未有太过激烈的竞争。

作为重要客户之一的今日头条,2020年3月被媒体曝出入局云计算,知情人士对《中国企业家》透露,字节跳动将会自己搭建私有云平台。

同时,公有云市场正日益成为巨头的战场,2019年上半年时公有云前五名厂商的市场份额总和超过了70%,前十名厂商的份额近90%,市场的集中度不断上升,不过好在还有很多企业未上云,这一局势并不僵化激烈,但总体格局基本已经成型。

除了公有云服务,金山云另一个占营收大头的是企业云服务。它获得了北京市政府、多家三甲医院等订单,将业务延展到了政务、金融等产业领域。数据显示,金山云企业云服务从2017年的1.2%增长至2019年的12.3%,从1527万元提升至4.86亿元,增速可谓迅猛。

但360等较多承接政务、国企等业务的公司纷纷选择在美股退市,甚至有云计算公司拆掉VIE美元架构选择在国内上市。而在此时,金山云却选择了走向美股市场。由此是否会对金山云政务、金融等企业云业务产生影响,值得密切观察。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营收增速。

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金山云营收分别为12.36亿元、22.18亿元和39.56亿元,2018年和2019年同比增长达到79.5%和78.4%。金山云对外表示,其业务增速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单从数据来看,这的确是值得称赞的数字,不过要做行业前三前五的金山云也需要与行业前两名的阿里云与腾讯云进行比较,从而不断激励自己前进。数据显示,阿里云从2015财年到2018财年,每年增幅都保持在100%以上,2019年时也保持在84%;而腾讯云2019年增速也达到了87%。

创立八年,金山云仍在巨额亏损之中,2017年至2019年利润分别为-7.27亿元、-9.79亿元、-11.43亿元,经调整息税前利润(EBITDA)分别为-3.38亿元、-5.2亿元、-4.17亿元。不过好在2019年其毛利率由负转正至0.2%。

“未来两三年有可能盈利。”王育林在金山云上市发布会上表示。

雷军在接受“8号楼”采访时也曾表示,“中国的云服务市场比美国晚五到十年的时间,大家还是要有一定的耐心,再有五到十年云服务在中国也会变成盈利能力非常不错的业务。”

不过从行业从业者的表现来看,中国云计算公司未来几年想要持续规模化盈利的难度不小。

头部企业们,如阿里云、腾讯云等仍在持续亏损中,不久前阿里云又宣布未来三年将投入2000亿元,用于云操作系统、服务器、芯片、网络等重大核心技术研发攻坚和面向未来的数据中心建设。

UCloud联合创始人华琨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也曾表示:“我们非常认同这个行业继续要投入,所以我们不会追求高的利润,我们一定全部投进去,去投研发、投资源、做产品。”

在这样各家都刺刀见红拼抢市场的时刻,金山云自然不可能置身事外。不过,连年的亏损与巨额研发投入之下,如何确保资金充足,解决升高的负债率等问题需要管理层的智慧。上市是解决这一问题的选项之一。

但更为重要的是金山云如何扩大自己的市场份额,获得规模效应。雷军为其规划的两个方式是专注在几个重点行业,专注头部客户,精益求精地把产品和服务做好,同时独立发展。

依靠这些,金山云在下一个八年更激烈的淘汰赛,能依然占据着牌桌,甚至成为云计算市场的一极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