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贸信托派来新掌门人,能救得了诺安基金吗?

来源:蓝鲸新财富

原创: 蓝鲸基金 裴利瑞

前段时间沸沸扬扬的诺安基金总经理被停职一事,有了新的进展。

近日,诺安基金发布总经理代任和离任公告,宣布公司原总经理奥成文已经于11月21日离任,目前仍由现任董事长秦维舟代任公司总经理。

这距离奥成文被停职已经过去了3个月。而据业内人士消息,诺安基金的新任总经理,拟由股东方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齐斌担任。

高层人事震荡,总经理、副总经理齐遭罢免

早在8月下旬,诺安基金曾先后发布公告称,经公司第五届董事会第十七次临时会议决定,对公司总经理奥成文、副总经理曹园分别给出了停职、免职的处理,并宣布由董事长秦维舟代任公司总经理。

总经理和副总经理同时被罢免,这在基金圈实属罕见。

根据公开履历,原总经理奥成文是诺安基金的元老级人物之一,此前曾任职于股东方外贸信托投资银行部,2002年10月开始参与诺安基金的筹备工作,曾担任督察长,2006年9月接替姜永凯担任总经理,在停职前已任职近13年,是基金行业为数不多任职长达十余年的总经理。

原副总经理曹园则是于2010年5月加入的诺安基金,此前曾任职于国泰基金,先后从事TA(过户代理)交易、中心交易员、销售部北方区副总经理、北京公司副总经理等职,2010年加入诺安后历任华北营销中心总经理、公司总经理助理等职务,后升任副总,今年8月下旬被免职并直接解聘。

近日,在奥成文被停职3个月后,诺安基金也发布公告,奥成文于11月21日正式离任。

对于两位高管被停职的原因,诺安基金给出的官方说法是因为近几年公司利润、规模下滑,所以对高层人员做了调整。

从利润来看,据诺安基金股东方大恒科技的2019年半年报显示,诺安基金在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净利润1855.64万元,较2018年同期5066.87万元减少63.38%,营业收入40203.04万元,同比减少22.94%。对此大恒科技的解释为:“由于旗下投资公司投资收益减少较多且基金收取的管理费下降明显等原因。”

但从规模来看,据wind数据显示,诺安基金今年上半年的整体规模甚至有微幅增长,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的资管规模为1124亿元,相比2018年末的1082亿元增长了42亿,拉长时间段来看,其近3年的规模也并没有大幅下降,只能说处于几近停滞状态。

与此同时,诺安基金的管理费收入也有小幅增加,截至今年上半年的公募基金管理费收入为2.88亿元,比2018年同期的2.71亿元增长了0.17亿元,涨幅6.23%。这也和大恒科技在半年报中“管理费下降明显”的解释也存在矛盾。

股权结构变动频繁

继奥成文后,据业内人士消息,诺安基金的新任总经理同样来自股东方外贸信托,为外贸信托副总经理齐斌。

齐斌,中国社科院货币银行学硕士研究生学历,其从业经历十分丰富,曾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管理干部学院团委书记、对外经济贸易合作部计划财务司股份制处主任科员、中国国际贸易中心有限公司企划部董事会秘书、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商务参赞处一等秘书、中国石化集团公司投资部副总经理、浙江石化建材集团副总经理、中国石化集团战略规划部副总经理,后任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外贸信托接连委派两任总经理的背后,是诺安几经变动的股权结构。

诺安基金成立于2003年12月,发起成立时的股东分别为中国新纪元有限公司、对外经贸信托和科学城建设,持股比例分别是40%、40%和20%,其中对外经贸信托是中化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在最初的股东结构下,诺安基金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分别由中化集团和中国新纪元委派。首任董事长为刘德树,时任中化集团总裁;首任总经理为姜永凯,曾任上海新纪元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但自2007年,诺安基金的股权结构开始发生变化。

2007年,中国新纪元将自己40%的股权转让给了深圳市捷隆投资。同期,新纪元系的姜永凯离任,总经理变更为外贸信托系的奥成文。

2009年7月,捷隆投资的三位自然人股东又将全部股权转让给了上海摩士达,而上海摩士达为中国大恒(集团)有限公司和科学城建设投资重组的公司,而中国大恒(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新纪元的孙公司。因此,中国新纪元的身影重新出现在了诺安基金的股东中,而早在2008年,外贸信托系的董事长刘德树已经离任,新纪元系的副董事长秦维舟继任。

至此,诺安基金的董事长和总经理派系完成了一个调换,董事长来自新纪元系,总经理来自外贸信托系。

但公司的平静期并没有持续多久,2012年,诺安基金再次迎来股权变动,中国新纪元谋求更大的话语权,通过子公司大恒科技收购了科学城建设20%的股份;2014年11月,中国新纪元又将持有29.52%的股份转让给昔日“私募一哥”徐翔的母亲——郑素贞,此后郑素贞成为大恒科技实控人,诺安基金也间接带上了“泽熙系”的背景。

目前诺安基金的股权结构为: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有限公司、深圳市捷隆投资有限公司、大恒新纪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分别持有40%、40%、20%的股份。

公司近年来发展几近停滞

公司频繁的股权变更也对公司发展造成了不小影响。虽然此前关于规模和管理费下滑的解释有些站不住脚,但回顾过去几年诺安基金的发展,这家曾在QDII业务上有所突围的基金公司已经显露颓势。

此前,诺安基金一直非常重视海外业务,自2011年以来先后发行了国内首只黄金基金——诺安全球黄金基金、国内首只油气能源基金——诺安油气基金、国内首只收益不动产基金——诺安全球收益不动产基金等多只创新型商品类QDII,并在2012年5月设立了诺安基金(香港)有限公司,2013年拿到RQFII资格和额度。

但除了这三只创新产品,诺安其余的产品布局就有些乏善可陈。Wind数据统计,诺安的存续产品中有一众迷你化基金,其中约35只基金的规模低于2亿元(按不同份额分开计算),而规模最大的主动权益类产品,竟然是饱受高换手率诟病的诺安先锋,最新规模约30亿元。

整体来看,诺安基金三季度末的公募规模是852亿元,和17年2季度的规模基本持平,相当于近两年几乎没有增长。此外,其中近530亿的规模都在货币基金上,占比达到了62%,而自己引以为傲的QDII产品合计规模仅有6.45亿元。

新任总经理能否给诺安带来新的生机,还需拭目以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