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继A股公司股票被外资“买爆”后,高收益债券也大受欢迎

来源:WIND

香港万得通讯社报道,当发达国家国债收益率越来越低,债券投资者开始将新兴市场垃圾债作为追求收益率的替代品。与此同时,新兴市场低于投资评级的美元债在2019年的发行量高达1180亿美元,是五年前的两倍多。

在今年新兴市场发债的主体中,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拉丁美洲的石油生产商和以色列制药商等发债量较大。

ICE 美银美林指数显示,截至12月17日,以美元计价的亚洲高收益信贷收益率约为7.6%,比同等规模的美国高收益债券高出2%以上。尽管亚洲债券的平均期限越来越短,信用评级也越来越高,但这样高的利差依然存在。

海通国际全球资本市场主管Chen Yi表示,预计亚洲发债主体在2020年将会继续保持今年这样发债频率和发债量,而且国际投资者热衷于新兴市场资产。他说:“全球流动性状况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拉丁美洲的经济状况不理想,全球资本可去之处不多,亚洲就是其中之一。因此,我们也很看好亚洲高收益率美元债券的市场表现。另外,国际资本市场对中国资产的需求依旧很高。“

在今年新兴市场发行的1184亿美元的高收益率债券中,其中一半来自中国,连续第二年超过拉丁美洲成为高收益率债券的最大发行地。中国内地房地产公司是高收益率债券最大的发行主体之一。一份公司财务报告显示,中国恒大集团出售了面值72亿美元的美元债券。

在拉丁美洲,主要的发债主体包括巴西国有石油公司Petrobras,该公司在3月份出售了30亿美元的债券。Dealogic称,这是今年新兴市场发行的最大规模高收益美元债。

美联储12月11议息会议暗示,现行利率将在2020年全年保持不变,投资者对高收益率资产的高需求预计还会继续保持。

法国巴黎银行资产管理公司新兴市场固定收益部副主管Jean-Charles Sambor 认为,新兴市场债券“仍然非常便宜”,特别提到中国房地产债券的相对较高的收益率;希望欧洲和美国的基金能够对亚洲高收益率债券增加投资,以获取较高的收益率。

瑞信亚太区债券资本市场主管Derek Armstrong 称,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正在考虑,以允许向美国机构投资者出售债券的流程形式发行和销售债券。

允许向美国机构投资者出售债券形式,被称为144A条例,是对根据S条例向美国境外证券发行监管条例的补充。不过,Derek Armstrong 表示,该条例有利于信用评级更高的大型公司向美国机构投资者出手债券。

10月,深圳开发商佳兆业集团向美国出售了符合144A条例的债券,为近六年来首次。同时,12.25%的收益率吸引了美国投资者。

不过,在新兴市场高收益率债权受到极大欢迎的同时,风险也相伴而生。在10月份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警告称,新兴市场的非金融企业,金融脆弱性加剧。

在拉丁美洲,债券违约更为常见。债券违约对新兴市场国家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债务违约有利于僵尸公司出清,净化资本市场;另一方面,会让投资者变得更谨慎,其他企业想要在国际资本市场上获得融资变得更难。

德银亚太债务负责人Ed Tsui表示,投资者青睐受全球经济增长放缓影响较小的公司,这可能包括那些在债券市场上有着良好记录的公司,债券到期期限较长和拥有双B信用评级,即处于垃圾级的顶端的公司债券。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