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入76亿索赔纷争、两次错失区块链风口,恺英网络前路几何?

文:刘青青石丹

继五位高管陆续入狱后,恺英网络(002517.SZ)又遇“奇葩事”。

12月20日,恺英网络公告称,韩国企业传奇IP株式会社申请仲裁,要求恺英网络控股子公司浙江九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向其支付76.62亿元。而截至公告当日,恺英网络总市值仅为63.93亿元。

12月23日,恺英网络应声跌停,总市值缩水至57.47亿元。

《商学院》记者注意到,近2个月以来,恺英网络仅出现过2次涨停。最近的一次涨停是11月19日,谷歌宣布云游戏服务Stadia将正式上线,刺激网络游戏概念股出现涨停潮,恺英网络涨停。

另外一次涨停则是在10月28日,区块链风口“官宣”,恺英网络“区块链概念股”出现涨停。实际上,其在区块链风口再度来临前,已经宣布逐步退出区块链业务。

当初高调进军的区块链业务并没有给恺英网络带来预想中的发展,反而因为屡次错失风口、区块链产品“夭折”而沉寂。有分析师指出,号称布局区块链比真正去做区块链容易太多了,而目前确实有一些企业只是想“站在风口上”就去追区块链风口,实际上非常缺乏人才、技术、设施等基础。

《商学院》记者就“索赔”事件、屡次错失区块链风口、区块链产品“夭折”等问题向恺英网络发送采访函,不过截止发稿对方并未给出回复。

错过区块链风口

2018年初,恺英网络董事长兼CEO王悦发布内部邮件,宣布公司将成立区块链事业部,由原恺英网络副总裁宁炳杨担任区块链事业部CEO,并计划首款产品将于2018年下半年出炉。

恺英网络大举进军区块链一事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同年3月,恺英网络回复深交所问询函称,公司旨在依托区块链技术打造能为用户提供信息流、游戏平台、内容社区等为一体的全新综合服务平台。

问询函还披露,恺英网络于2017年11月成立区块链研发小组,并于2018 年2月成立区块链事业部,该项目集合了相关专业人才共计 80余人,预计后续规模将达至数百人。不过,截止2018年3月,恺英网络区块链业务正处于前期技术研发和应用探索阶段,相关研发投入占公司总体研发支出比例较小,相关业务也尚未产生直接经济收益。

不久,恺英网络又发布公告称,正与北京英雄互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英雄互娱”)进行区块链项目投资事项的洽谈工作,“合作的具体投资方式、投资比例及投资金额等尚在协商中”。

遗憾的是,在区块链的风口却遇上了重大资产重组,恺英网络接连释放的区块链利好消息并没有带来股价的提升。据了解,因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事项,恺英网络向深圳证券交易所申请,自2018年1月8日开市起停牌,直至3月6日开市才复牌。

停牌近2个月,因重组相关各方无法就标的资产的交易方式等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恺英网络最终终止筹划本次重大资产重组,但却错失了当时股市被炒的火热区块链。至2018年3月6日复牌,恺英网络股价不升反降,下跌近5个点。

此后,恺英网络股价也总体呈现下降趋势。恺英网络2018年财报显示,其2017年基本每股收益为0.75元,2018年基本每股收益为0.08元,缩水89.33%。到2019年第三季度,该数据已经跌至0.03元。

区块链产品“五条”夭折

尽管进军区块链的利好消息并没有使恺英网络如其它区块链概念股一样股价暴涨,但前者的区块链项目依然快速推进。

2018年8月29日,恺英网络发布区块链内容平台“五条”APP。据介绍,“五条”是一款区块链资讯内容平台,通过共识机制与智能合约,利用区块链作为底层技术,每一个创作者在发布原创文章时,会自动被记录在链上,通过区块链共识机制进行全网比对,有效进行版权保护。

此外,作为一个基于区块链、大数据技术的综合内容平台,五条通过发放源矿的方式来奖励每个环节的参与者,包括文章的创作者、阅读者、发现者等,最终源矿可通过支付宝等方式提现,获取价值收益。

彼时,“五条”由西安二三数字科技有限公司运营。据企查查,“五条”的法定代表人兼经理为宁炳杨,也就是是恺英网络当时的区块链事业部负责人。

据多家媒体报道,“五条”发布会当日,不仅有恺英网络高管齐聚,还有西安市政府领导出席。“五条”在发布会甚至还与西安市委市政府签署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发布会当晚,西安市多处地标建筑为“五条”打起了广告。

“五条”的孕育过程中还有一个小插曲。据报道,2018年4月21日,王悦与西安市委书记王永康在西安创业咖啡街区座谈,并向王永康介绍在西安落地的区块链项目。

《商学院》记者就上述媒体消息向恺英网络发送采访函进行核实,但并未得到对方回复。

遗憾的是,不到1年,恺英网络的区块链产品“五条”便宣告夭折,从各大应用商店下架。2019年5月,据深交所互动易平台消息,恺英网络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五条”系西安二三的产品,恺英网络为间接持有西安二三19%股份的股东;另,公司的区块链业务已逐步退出。

此外,恺英网络的财报也反映了区块链业务的“退场”。2018年年度报告显示,恺英网络的平台业务包括“网页游戏平台、移动应用分发平台、区块链平台的运营”,但在2019年半年报上,其平台业务已经不再涵盖区块链业务。

“区块链概念”现原形

错失区块链风口后,恺英网络已然选择退出。然而,在2019年10月28日,区块链迎政策东风后的首个工作日,A股市场上,超过100只区块链概念股涨停。

其中,恺英网络一样“乘风涨停”。10月28日,恺英网络开盘价为2.88元,收盘价为2.94元,成交量92.96万手,成交额为2.67亿元。

《商学院》记者注意到,就在股票涨停的2日前,恺英网络还公告称,公司董事长金锋因涉嫌内幕交易罪被上海市公安局逮捕。而金峰已经是恺英网络年内第5位入狱的高管了。

据恺英网络公告,4月24日,公司副总经理冯显超因涉嫌个人经济犯罪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5月20日,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财务总监陈永聪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公安机关立案调查;6 月 12 日,已经失联的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悦因涉嫌操控证券市场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6月19日,公司离任监事林彬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

据恺英网络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已经入狱的王悦、冯显超分别为恺英网络第一大、第二大股东,分别持有公司股份4.62亿股、2.60亿股,持股比例分别为21.44%、12.10%。

值得注意的是,先失联、后被逮捕的恺英网络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王悦,正是带领恺英网络进军区块链、成立区块链事业部的“总指挥”。也正是在其锒铛入狱后,恺英网络的区块链事业归于沉寂。

由此,恺英网络再次错失风口,其“区块链概念”在涨停次日就“现原形”,股价下跌4.76%,第三日继续下跌6.43%。

前述分析师认为,尽管区块链已经经历了几次热度,但实际上这个行业依然是不够成熟的,目前也没有多少实际技术、产品出现。在只有“区块链概念”横行的时候,可能也会吸引更多不知底细或者满怀心思的企业加入进来。

“但是,撇开主业接近天花板,正在扩展边界;财务不佳,急需新风口‘续命’等企业,盲目追求风口而不去重视自己的主营业务,本身就是本末倒置。再怎么蹭热点也只是一时的,发展好主业才是根本。”该分析师补充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