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樊纲:2020年中国经济有望企稳向好

对话樊纲:城市化进程给房地产带来新的迁移性需求

对话樊纲:历史与现实---资本主义在反思

新浪财经讯 达沃斯时间1月22日消息,新浪财经今日在2020世界经济论坛年会上对话中国改革研究基金会理事长、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谈及民企纾困,他表示中国不缺国企,但是需要更多的有市场灵活性的民企,因此他不建议国企控股民企以及按照国企的规则运作民企。此外,对于私募股权基金如今在国企混改中扮演重要角色,樊纲持积极态度。(新浪财经 王茜)

新浪财经:您去年在一次会议上谈到民企纾困时提到,您反对国企直接控股民企,把民企变成国企,应改由国有资本建立各类股权投资基金、并购重组基金投资民企,整理纾困后再卖出,更早前您也提出过AB股的建议。要实现这一模式,您认为哪些机制或政策还需要进一步改善?

樊纲:现在的问题是说一旦(国企)控制了民企的股权,它就需要并表,并表是什么意思?就是按照国企的规则来运作这些民企,包括高管的工资,包括高管的聘用,包括决策,包括你是不是能够承担风险。国企因为用的是公钱,它要有很多规则,要有很多程序。但是民企就比较灵活,它可以抓住市场的机遇。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说我们不能轻易去改变民企的机制。在某些的时候,比如说民企需要纾困,民企需要一些资本,我们可以做一些帮助,这些帮助最好的形式不是去控股,不是去收购大规模的股权,而是通过一些基金(纾困)。基金就是一种市场行为了,基金我可以买进股权,但是我整理好了以后我可以做兼并重组,实现发展之后,我再把它卖出去,再卖到市场上去,仍然作为民企来运作。在这个问题上,从政府的角度也好,还是国资管理部门的角度也好,我觉得都应该有点方向感。我们不缺国企,我们是从国企一统天下的情况下过来的,我们需要更多的民企,特别需要那些民企能够花自己的钱来承担风险,花自己的钱去创新、去创业、去冒风险,需要民企那种灵活性,抓住市场机遇的那种灵活性。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不能光想着自己的方便,要想着整体的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想到我们机制、体制改革的需要。

新浪财经:我们留意到近年来私募在国企混改里扮演的角色越来越重要,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樊纲:无论是国企还是民企的改革,说句实在话都需要兼并重组,都需要各种各样股权的交易。而实际上在市场经济国家中,私募股权基金更多的不是做创新投资,而是做兼并重组的这种业务,兼并重组就涉及到体制改革了,涉及到整个发展路径等等。所以私募股权基金起更大的作用是件好事,使我们的市场结构能够更加灵活地进行调整。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