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3月30日,评级机构穆迪表示,因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导致企业违约率上升,已将其对美国企业债的评级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被调低评级展望的美国非金融企业,截至去年底的发债总额为6.6万亿美元。

穆迪警告,对消费者需求和情绪最为敏感的行业将受到特别严重的打击,包括全球客运航空公司、酒店业、邮轮业以及汽车业。此外,能源价格暴跌将使石油和天然气行业面临风险。3月30日,美原油跌至18年来最低,一度跌破20美元关口。

企业债风险剧增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9年10月发布的《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中说,由于债务负担上升和偿债能力减弱,企业板块的脆弱性在一些具有系统重要性的经济体中已经居于高位。如果发生严重程度为2008年金融危机一半的实质性经济增长放缓,处于风险之中的企业债务将增至19万亿美元,达到主要经济体企业总债务的近40%。

美国圣路易斯联储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四季度,美国非金融企业债务总额从2010年第四季度的6.06万亿美元增加至10.11万亿美元,占2019年美国国内生产总值比重的46.52%,为上世纪80年代以来的最高值。

去年末,新债王冈拉克就提到,美国企业债务问题突出,并警告投资者要小心,远离一些评级低的企业债券。当时的数据显示,美国企业债务在2019年三季度加速增长,并且超过了家庭债务。而在2019年,标普下调了676家美国企业债发行人的评级,上调了352家发行人的评级。上调与下调发债企业之比为0.52,创2009年以来新低。

当地时间3月30日,穆迪将美国规模达6.6万亿美元的非金融企业债务的评级展望由“稳定”降至“负面”。

穆迪高级分析员Edmond DeForest称,疫情将对全球经济造成前所未有的冲击。因为冲击带来的经济成本上升,以及应对经济低迷的政策措施正变得越来越清晰,穆迪下调了对2020年的增长预期,到2020年上半年,发达经济体的商业活动可能会大幅下降。

尽管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日前宣布向投资级企业债券市场推出一级市场公司信贷工具(PMCCF)和二级市场公司信贷工具(SMCCF),由此美联储直接买入投资级企业债以缓解流动性紧张,但穆迪认为,美联储的购买将仅限于信用质量良好的投资级公司,一些负债最重的行业仍将脆弱不堪。“政府的支持将缓解一些企业受到的冲击,但不太可能阻止那些长期生存能力不佳的企业陷入困境”。

能源企业或成导火索

当地时间3月30日,对于需求的忧虑和价格战持续的担忧情绪继续打压油价,美国WTI原油期货一度跌破20美元/桶,刷新2002年以来新低。

美国是全球第二大产油国,产量仅次于沙特。根据国盛宏观的数据,截至2020年1月,美国原油总产量达1299万桶/日,其中页岩油产量达976万桶/日,占比高达75%。美国六大页岩油产区的平均成本价为46.6美元/桶,成本最低的产区East Eagle Ford的成本价为32.4美元/桶。

因此,这波油价下跌对美国页岩油商冲击很大,因为他们获利减少的同时,还必须应付庞大债务。

在美国高收益债市场中,发行量最大的便是能源行业。根据Bloomberg数据,截至2020年3月10日,美国能源型企业高收益债的存量规模为3878亿美元,占美国高收益债总规模(23580亿美元)的比重为16.45%。

如果原油价格持续下跌,能源企业破产和员工失业的概率有所增加,其高收益债违约的风险也将变大。

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数据显示,2020年北美油气公司将有超过40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未来4年将有超过2000亿美元的债务到期。这一结果将导致该地区出现大幅减记,甚至可能掀起新一轮破产浪潮。

标普也从另一方面指出了这种情况可能存在的高风险。“衡量企业财务实力是合理贷款的关键,按照这一标准,当前对石油和天然气企业前景持‘负面’评级的比例约为33%,已经远超过长期以来19%的平均水平”。

国盛证券认为,能源行业违约可能引发美国企业债违约潮。当前美国非金融企业债务压力已达历史最高水平,同时受疫情冲击,债务压力仍将进一步加剧。近期由于美股持续暴跌,市场流动性显著恶化,美元LIBOR-OIS利差升至2010年以来次高点。若此时能源行业爆发大规模违约,可能成为新一轮美国企业债危机的导火索。

(文章来源:国际金融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