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8亿资金不翼而飞!百亿药业帝国瞬间轰塌!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一个皇帝被两个骗子愚弄,赤裸裸地出席游行大典,却被一个孩子戳穿了真相。

类似的《皇帝的新衣》,也在A股频频上演,多不胜举...

作为河南最大的医药集团,辅仁集团曾经风光无限,左手医药、右手白酒,市值200多亿,堪称河南医药行业巨无霸;

而它的创始人也颇为传奇,白手起家、做过皮鞋,搞建筑发家后进军医药和白酒行业,成就百亿身家,更是蝉联河南首富;

一文钱憋死英雄汉。一笔6000万元的分红,让辅仁药业揭开了遮羞布,彻底露出了底裤。

百亿财富神话,到如今陷入债务危机,一个分红的临时变卦,引来18亿巨资的不翼而飞,打开了辅仁药业的“潘多拉魔盒”:

今年以来,由于未履行法律义务,辅仁药业被强制执行5次、朱文臣被强制执行9次,被限制高消费11次。

一向牌面不错的辅仁药业,何以沦沦落到此番境地呢?

近日,辅仁集团3亿债券实质性违约,但在这之前其已经有7.76亿债务逾期,再加上股权冻结、诉讼不断,240亿资产前“河南首富”的药业帝国就此崩塌了?

11月26日,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公告称2018年以来,因流动性极为紧张,部分融资业务未能及时筹措到债券兑付资金,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2016年度第三期非公开定向债务融资工具“16辅仁药业PPN003”发生实质性违约。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辅仁集团史上首次债券违约。

数据显示,9月25日,知名药企辅仁药业集团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被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列为被执行人。而就在一天前的9月24日,其同样被列为被执行人。

时间拨回到今年7月,2019年7月20日,辅仁药业突然爽约分红。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中,辅仁药业还披露有18.16亿货币资金,如今6000万分红竟然拿不出。

被上交所接连问询后,才曝出账面现金总额仅剩1.27亿元,其中有1.23亿受限,实际能调配的只有300多万元。根据后来披露的半年报数据显示,公司货币资金只剩下1.34亿。

18亿资金“不翼而飞”,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全部股权遭冻结,市值较今年最高点时蒸发达61亿,面临强制退市风险……随着危机的不断加深,辅仁药业控股股东——辅仁集团创始人朱文臣也陷入窘境:

除了家族另一核心资产宋河酒业面临停产,大量设备被抵押融资,曾屡次登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和胡润富豪榜的朱文臣,其身家也从120亿急速缩水到成为“老赖”,2个月之内被列入限制高消费名单超过11次,不复巅峰时的辉煌。

“老子故里,河南鹿邑”!

在鹿邑当地,朱文臣的名字可谓是家喻户晓。

朱文臣1966年9月生于河南鹿邑,在鹿邑老家,关于他发迹的故事有很多种版本,难辨真伪。

古人云:杀人放火金腰带,修路建桥无尸骸!

不过,这句话放到现代应该反过来,修路建桥盖房子才是致富的康庄大道,中国福布斯排行榜上的多少亿万富豪和这个行业千缠万绕,所以说为什么说人的能力不一定是第一位的,能否抓住时代的脉搏才能决定你是不是能够站在风口上被吹起来。

而朱文臣的发家也与建筑有关,他年轻的时候在一家皮鞋厂上班,通过建筑承包积攒了人生第一桶金。

1993年,朱文臣率朱氏兄弟创建了河南三维药业有限公司,开始了自己的商业征程。

两年后,朱文臣开始筹建河南辅仁药业集团有限公司(即辅仁集团),该公司最终于1997年才正式注册成立。

辅仁成立之初,中国医药行业正面临着90%以上的药品都系仿制的现状,自主研发的大普药尚未被龙头药企们关注。

观察到这一趋势后,朱文臣敲定了辅仁的成长路径,那就是以产品为圆心,以兼并为半径,不断扩展辅仁的商业版图。

2001年,辅仁兼并了河南焦作怀庆堂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河南辅仁怀庆堂制药有限公司)。这次兼并不仅使辅仁拥有了冻干粉针剂、水针剂两个西药药剂,更使辅仁拥有了西药生产资质。

同年,中国白酒业开始大面积复苏,而作为河南老牌酒企--宋河酒业却跌至谷底,年销售收入从辉煌时期的6亿元降至不足1.5亿元。

不得不说,朱文臣不同于一般的创业成功者的是,这位首富和河南省前任首富思念系老板李伟相似,在资本运作方面是一把好手。

其中最出名的两个例子,同样也是朱文臣企业发展的转折点。

一个是2002年辅仁药业以承担债务、注入资金、收购股权的方式介入宋河,并最终以85%以上的股权掌控了河南省最知名的白酒品牌宋河。

要知道,宋河在河南当地可谓是家喻户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乡镇企业,蛇吞象般将拥有千年酿造史的大酒企纳入囊中,这桩兼并大案一时间引发无数关注,辅仁集团也凭此强势进入公众视野。

2006年,宋河酒业以6.8亿元的销售额达到成立以来的巅峰,2009年更是前三季度就已提前完成了全年20亿元的销售目标。

还一个关键的例子是2005年辅仁药业通过股份加资产置换受让茉织华持有的ST民丰股份,同年9月20号,证监会通过此次交易,ST民丰正式更名为辅仁药业,至此,朱文臣的财富梦想打开蓝图,开始徐徐图之。

也正是这次辅仁药业成功通过ST民丰借壳上市,让朱文臣的个人资产随着公司上市大幅飙升。

2005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朱文臣家族以近9亿元的财富上榜;2012年,朱文臣更是凭借76亿元身家位列胡润富豪榜第166位,成为河南首富;第二年,朱文臣蝉联河南首富,家族财富上涨至85亿;

2018胡润百富榜显示,朱文臣的身家达到120亿元;2019年8月,又获2019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第2057名。

不过,成也萧何败萧何!

公司业绩和个人财富大幅攀升的背后,朱文臣当初用大举并购打通产业链战略的副作用也开始显现。

数据显示,辅仁旗下所控股的企业数量已达65家,涵盖制药、酒业、电子商务、生物技术、地产、投资管理……

2017年斥资78.09亿元吸收合并开药集团,这一事件也成为了2017年A股市场最大的药企并购案。

众所周知,做创新药是一个投资高、周期长的项目,5年以上的研发时间往往带来极大的不确定性,这需要药企具备极强的资本实力以抵御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特别是像动辄“以小搏大”拿下龙头型企业的辅仁,收购 + 研发双重“烧钱”压力之下,其流动资金紧张程度可想而知。

进入2019年,辅仁系资金黑洞再难掩盖,今年一笔6000万元的分红无法按时发放引发投资者关注;6月以来,辅仁药业密集发布了多达18份控股股东股份冻结公告,债权人或最少涉及7个省市;8月19日,辅仁药业公告表示,公司及子、孙公司的部分债务出现逾期,本息合计金额为7.76亿。

曾经的河南首富、辅仁药业董事长朱文臣,也由于涉及民间借贷纠纷,如今正面临着债务缠身等诸多困境,甚至多次成为“老赖”。

自2019年5月以来,由于未能清偿欠款,辅仁药业已被强制执行5次,朱文臣本人被强制执行的次数更是高达9次,被限制高消费11次。

“河南首富”的药业帝国一夜崩塌。

“蒋东文”点评: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大厦将倾非一木所支也,负面缠身的辅仁集团仍需真切的拿出实力向公众证明自己,度过这个冷冽的经济低潮。

黔驴技穷的朱文臣,还能靠什么翻盘呢?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药者大成,贵在精进。

如何逝去浮华乱象,找回初心本真,拷问着朱文臣,同样也拷问着类似的企业和掌舵人。

参考资料:铑财经《瑞华冷思:辅仁药业白马坠落 煎熬者何止朱文臣一人》、小债看市《“河南首富”的药业帝国一夜崩塌,董事长朱文臣被限制高消费》、和讯网《朱文臣药业帝国崩塌,辅仁药业频被列为被执行人,17亿巨款“神奇大挪移”6000万分红难兑现资金告急》

免责声明:21财经APP南财号提供的专栏作者署名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21财经立场。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相关内容所涉及的投资建议,仅供用户参考,不作为投资依据。

责任编辑:张恒星 SF142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