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保市场主体,就是保长期发展能力

“保市场主体”在“六保”中具有重要地位,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等的前提和基础,对于提高经济增长内在动力、提升经济长期发展能力,具有重要意义。

在加大“六稳”工作力度的同时,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提出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的“六保”工作要求。

“保市场主体”在“六保”中具有重要地位,是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等的前提和基础。同时,从经济长期发展角度看,稳增长的关键,仍在于更加有效地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提高经济增长内在动力。

近年来,我省出台了一系列激发市场活力的政策,取得了十分显著的成效。但同时也要理性地看到,我省市场主体活力仍存在若干短板。

市场微观主体增多但个体能力不强。在一系列市场激励政策作用下,我省新登记市场主体持续保持高增长,2019年新登记市场主体216.8万户,比上年增长29.0%,全省实有各类市场主体突破1000万户,但市场微观主体规模相对较小,企业类市场微观主体占比与南方先进省市还有一定差距,尤其是具有研发活动的企业占比还不高,企业作为产业技术创新主体的地位还没有真正建立;企业信息化、智能化、“互联网++”程度还不高,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建设还有待强化,对新旧动能转换的支撑作用还需加强。

政府“放管服”改革还存在“最后一公里”堵点。部分含金量高的权力仍然没有真正下放,变相审批现象依然存在;部分已经下放的权力,因机构设置不匹配、人员素质不高等因素影响,导致基层服务能力与权责下放不相称,“服”的优化跟不上“放”的速度,存在基层“接不住”“用不好”的问题。同时,各级各部门在简政放权的同时,出台了大量规划、方案、意见,其中不乏含金量较高的政策措施,但由于多头管理,各自推进,未形成集中解读、统一推进、一体实施的有效机制,导致企业对政策不熟悉、不会用,多头申报也无形增加了项目审批综合成本。

科研类事业单位管理体制机制需进一步完善。“体制内”科研类事业单位,特别是公益一类科研型事业单位管理体制较为严格,许多科研激励政策在这些单位难以落地,无法充分调动存量科研人员积极性,高层次人才出现流失,特别是公益一类科研类事业单位人才流失严重。这也间接导致了公益类单位科研人员为学术研究而研究、为政府研究而研究,甚至为完成好考核内容而研究,服务社会、服务市场方面缺乏主动性。哲学社会科学领域的科研单位,更是难以享受到自然科学的科技创新和制度创新政策。

居民消费增长面临“天花板”。2019年我省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5770.6亿元,比上年增长6.4%,对经济增长起到重要的支撑作用。其中,餐饮收入占比为11.5%,仍为居民消费性服务支出的主力。新型消费业态发展不足,高端消费供给缺乏,特别是夜间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据统计,我国约60%的城市消费发生在夜间,广州服务业产值有55%来自夜间经济。我省夜间经济发展不够充分,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我省居民消费的稳健增长。

保市场主体,充分调动市场主体的积极性、创造性和主观能动性,应着重做好以下几点工作。

进一步稳定市场预期。通过加快复工复产速度、打通产业链堵点、落实企业财税金融扶持政策和稳岗就业支持政策,尽快恢复正常生产生活秩序,努力降低疫情对经济增长基本支撑面的影响。用好用足国家积极的宏观经济政策,筛选一批“新基建”项目,充分发挥固定资产投资的关键性作用。通过出台消费券、降低部分进口产品税率等支持消费性服务业发展的措施,激发人们的消费热情,促进补偿性消费迸发。针对疫情导致的出口承压,可充分利用山东产业链较齐备、制造效率较高、疫情控制较好的情况以及农产品、纺织服装、机电产品等领域的优势,反向出击,填补市场短缺,通过拓展市场化危为机。

加强部门协同、环节衔接、数据共享,深化“一窗受理、一次办好”改革。应立足细化改革举措、畅通业务流程、整合平台资源方向,持续推动政府职能转变、精简行政审批,不断深化关键环节和重点领域的流程再造,加强“审管分离”“审管互动”制度协同,解决“一窗受理、一次办好”和“联合监管”衔接不畅问题。同时,着力补齐“数字政府”和大数据公共平台建设短板,重点推进金融、征信、税收、人社等专网专线平台共享,推动各级各部门“放管服”改革创新举措,升级为口径一致、无缝衔接的“山东平台”或“山东窗口”。

进一步稳定金融要素保障。在保持全省社会融资规模增量持续增加势头下,突出解决好银企互信问题、融资成本问题、中小企业授信问题、债务风险问题等“瓶颈”环节和融资“包袱”,组织实施好逆周期调节,保持合理宽裕流动性和稳定宽松金融环境。加快中小银行改革重组,多渠道增强城商行资本实力,强化中小银行对实体企业融资和金融产业发展的贡献能力。确立保实体就是稳金融的意识,加大对“无还本续贷”“银税互动”“应急转贷”等政策的解读和推广力度,勇于为优质企业站台背书,努力为小微企业、科创企业“雨中送伞”“雪中送炭”。

进一步培育经济新动能。重点是跟踪强化新旧动能转换相关规划、方案、意见执行落地的考核督导,细化出“真金白银”的政策措施,梳理出“简单明了”的操作流程,把政策资源送到基层、送进企业,保持好各类微观政策的连续性与普惠性。下一步,应在确保现有较为完备的政策体系落地见效基础上,研究如何引导土地、劳动力、金融资源、科创资源等向最具活力的市场主体倾斜,推动生产率提升和现代产业体系建设,预防和减少经济下行压力下可能会短时出现的资源配置扭曲问题。

进一步放开科研类事业单位创新激励。应进一步整合财政科研项目、政府购买服务、科研单位横向课题等政策盘子,统一管理和激励口径,梳理优化相互矛盾、相互制约和界定模糊的条款细则,明确科研类事业单位,特别是公益一类科研型事业单位的绩效管理标准。逐步提高智库建设和创新工程等政策的试点面和支持力度,在社科研究领域构建能够体现知识价值导向的收入分配制度,分类推进科研类事业单位绩效工资总量特色化管理,充分调动存量科研人员参与市场创新的积极性。

进一步释放居民消费潜力。在合理保持居民收入增长、消费预期稳定的情况下,需积极培育壮大中等收入群体,切实保障中低收入群体刚性消费支出。其中,两个重要方向需予以强化:大力发展城市夜间经济、“宅经济”“云经济”等新型消费方式,建设多样夜经济功能载体和“宅经济”“云经济”平台,开发多元化“深夜”产品和“网上”产品;大力推进消费扶贫,保持农村消费市场快速增长的良好势头,推动服务类消费品下乡。

(作者单位:山东省宏观经济研究院)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有侵权行为,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